伦敦女孩死亡案追踪:空气污染或为罪魁祸首

    关爱地球 18 扫描二维码

    艾拉是一个朝气蓬勃又活泼可爱的伦敦姑娘,她热爱体操游泳和足球 ——去世时只有九岁。

    在她生命的前六年里,艾拉是个非常健康的孩子。但自从她201010月遭受了严重的胸部感染后,一切都变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她入院27次,并患上严重的哮喘——其中缺氧性癫痫发作导致她一度停止了呼吸。 2013215日,疾病最终夺去了她的生命。

    基于以上一些观察到的事实,次年,伦敦南华克法院的法医针对艾拉的死亡进行调查,裁定艾拉死于急性呼吸衰竭和严重哮喘。

    然而,验尸官没有考虑的是,艾拉住在离伦敦南环路不足几十米远的地方。每天,这条繁忙的环形公路上充斥着成千上万辆汽车公共汽车和卡车,它们排放大量颗粒物和其他空气污染物。

    现在,艾拉的母亲罗莎蒙德·基西 – 德布拉(Rosamund Kissi-Debrah ——携带着哮喘专家斯蒂芬·霍尔盖特教授(Stephen Holgate)的最新研究成果,并且在一位著名公民自由律师的支持下—— 正努力开展一项新的调查,将空气污染列为引发艾拉死亡的一大致病因素。

    如果基西 – 德布拉取得成功,这将是第一次将空气污染明确地与具体的个体死亡联系起来——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关于重启调查的决定

    在艾拉短暂的生命中,她的母亲和大多数居住在大城市的人一样,并没有充分意识到家门口挤满车辆的道路所带来的危险。她说,在艾拉接受治疗的这些年里,为她诊疗的医生从来没有提出空气污染是一大治病因素的可能性。

    当艾拉去世时,她只想清楚了解,夺去女儿生命的到底是什么。

     “艾拉走了,但我还清晰地记得她满脸失望的样子。”她说,“我决定调查清楚,为什么一个患有哮喘的9岁女孩最终会死去。法医鉴定结果还是无法让我理解,究竟是什么引发了她的哮喘,以及为什么这一病症无法得到控制或预防。”

    基西 – 德布拉成立了“艾拉家庭基金会”,试图研究儿童哮喘病例。直到那时她才珠江明白,道路车辆引发的空气污染可能在艾拉的健康恶化过程中发挥了作用。

    她找到了伦敦著名公民自由律师 乔斯·科克本(Jocelyn Cockburn),后者帮助她为新的调查立案。

    他们的案例随着今年霍尔盖特教授的加入而逐渐获得更多人的关注。他在检查基西 – 德布拉家附近污染监测站的数据时,发现这一区域的空气污染水平经常超过欧盟的限制。更可恶的是,他指出当地飙升的空气污染物恰与导致艾拉哮喘发作的物质相吻合。他的结论是,空气污染无疑与艾拉的疾病有关,最终也与她的死亡有关。

    20186月,科克本向司法部长提交了这一新证据,并要求进行新的调查。她和基西 – 德布拉于831日提交了一份收集了10000人签名的请愿书。

     “任何一个家长放在我的位置上,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必须要搞清楚为什么我美丽的女儿,我一对双胞胎的大姐姐离开了我们。”基西 – 德布拉说,“我希望任何引发她死亡的原因,都清楚地反应在她的死亡证明上。艾拉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年遭受了很大的痛苦,所有这些造成她痛苦的原因都应该查清楚。”

    律政司发言人表示,申请正在进行审核,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才能针对艾拉的死亡案推进新一轮的调查。

    科克本认为,进行新一轮调查理由充分, “势不可挡”。

     “如今,我们掌握了很多信息,清楚揭示了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并且事实上,英国成千上万的死亡案例也都与空气污染有联系,而至今还没有认定空气污染与个人死亡的直接联系,这一点说不通。”科克本说,“艾拉的案例说明空气污染对人类造成的严重影响。”

    隐形杀手

    这也许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空气污染被称为隐形杀手,因为我们看不到,摸不着,甚至没有注意到我们正在呼吸着它。

    霍尔盖特说:“20世纪50年代‘伦敦烟雾事件’是由于家庭取暖和工业生产进行的煤炭燃烧造成的。在当今社会,情况已有所不同。污染是看不见的,是沉默的杀手。燃煤已经不是导致污染的主因。现在汽车卡车和公共汽车正在向空气中排放微小的毒素和颗粒,我们正在日复一日地呼吸它们。

    我们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统计数据。

    数十亿人居住在繁忙的道路附近或定居在空气质量差的城市中:全球9/10的人呼吸的空气超过世界卫生组织安全限制。这导致每年超过400万人死亡。

    2016年,从出生就暴露于细颗粒物中,使全球平均预期寿命缩短约一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基会)的研究表明的研究表明,呼吸细颗粒物会损害脑组织,破坏幼儿的认知发育。

    其他研究将空气污染与较低的智力水平联系起来,平均影响程度相当于一年的教育缺失,并增加了患痴呆症的风险,生活区域更接近主要交通干线的人,患痴呆的风险高出12%

    但统计数据很容易被忽视。只有当我们看到活生生的案例,我们才真正认识到空气污染会扼杀我们自己,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即使将空气污染首次列入死亡证明书没有法律影响力,艾拉的案件也会警示人们,空气污染的危害性。

     “如果我早些意识到空气污染的危险程度以及空气质量差对艾拉健康的影响,我会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最大限度地减少它对艾拉的影响。”基西 – 德布拉说。

    空气的改变

    基西 – 德布拉打响的战斗,可以真正推动全球日益增长的对抗空气污染的势头。

    生命呼吸(BreatheLife)是一个由气候与清洁空气联盟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环境署发起的全球运动,在42个城市地区和国家开展清洁空气运动,覆盖超过9400万公民。

    伦敦正式加入了这一倡议,市长Sadiq Khan本人也是一名哮喘患者——完全致力于改善空气质量。事实上,Khan写信给司法部长,表达对于重启艾拉死亡调查的支持。

     “众所周知,我致力于改善伦敦的空气质量,希望尽快推动达到安全标准,然后在2030年之前达到更严格的世界卫生组织设立的目标。防止艾拉悲剧的重演是我如此重视空气问题的原因。”他写道。

     “因此,对埃拉的死亡进行新的调查格外重要。我和其他有空气质量责任的人需要更好地了解空气污染可能发挥的作用,以确保在各级政府采取最雄心勃勃的措施,以便—— 如果空气污染是致病原因——类似的悲剧不会在其他孩子身上上演。”

    今年6月,Khan宣布伦敦的超低排放区将扩大到包括南北环形道路。他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新区将比伦敦市中心的超低排放区大18倍。估计每天10万辆汽车,35,000辆货车和3,000辆卡车因为更严格的标准而受到影响。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大胆的措施将通过减缓空气污染水平,改善伦敦人的健康。目前,空气污染导致成千上万人过早死亡,并引发其他严重疾病。扩大伦敦市中心以外的超低排放区域以及严格管控伦敦重型车辆,将缓解80%的空气污染,截至2021年,超过10万伦敦人的居住环境将获得改善,他们的空气将达标。”

    在英国各地,像Living Streets这样的组织也在积极开展“对抗空气污染”的斗争,鼓励孩子们走路上学,以避免他们父母接送他们上下学时,汽车尾气被他们呼吸入肺。许多学校正在努力减少学校内汽车的数量。

    但专家和活动家认为我们还需要更强大,更快速的行动。

     “这显然是公众非常关注的问题。”科克本说, “我们确实需要了解空气污染在艾拉死亡中扮演的角色—— 尤其是要吸取教训以确保其他儿童不会遭受同样的命运。”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