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而深刻的住院经历

    关爱健康 71 扫描二维码

    image

    这个病房不大,但充满着宁静和温馨。那些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来到我病房的医生和护士,我至今也没有看到过他们清晰的脸庞,但我却看到了一个个美丽、无私、博爱的内心世界。

    因为生病住院,我与地坛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

    今年9月初,我从非洲考察回来就发烧、咳嗽。挺了两天实在是挺不住了,那天深夜,我来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地坛医院就诊。李昂院长问了我的情况后,说道:“你今晚就住下,回家会很危险的。”我听了他的话,隐隐约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住院对我来说是挺陌生的一件事,我已经20多年没有住过院。记不清那天晚上我是怎么进的病房,只记得护士问我的体温多少,护工说是40.2℃。半夜,护士过来告诉我,诊断报告出来了,是疟疾。我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非洲是疟疾的高发区,我们在非洲考察期间,尼日利亚正流行疟疾。我对疟疾了解得不多,只知道疟疾是通过蚊虫叮咬传播的,这个病很可怕,尤其是非洲疟疾是恶性疟疾,经常会死人,非洲儿童很多死于疟疾。我国著名医学家屠呦呦就是发明青蒿素这一抗疟药获得诺贝尔奖……尽管我烧得有些迷迷糊糊,还是浮想联翩。

    第二天一大早,我把自己确诊的消息告诉了首都医科大学王晓民副校长。王校长是医学界的著名专家,也是我的老大哥。他告诉我“住进地坛医院就没事了”。我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这天上午,感染二科的陈志海主任来查房。他问我都去了哪些国家,我说去了尼日利亚、加纳、冈比亚、埃及。他说,“这些国家大都地处几内亚湾一带,离赤道太近,所以是疟疾的高发区”,“你的化验结果还没出来,我们就把抗疟的药用上了。我告诉医生,治疗方案错了由我负责”,“我们一定能把你的疟疾治好,不会让你留下任何后遗症的。不过,要给我们一些时间,你来医院的当天晚上就已经损失了2000CC的血”。我从他的话里感觉到自己病得不轻,但已经有了安全感。他还给我科普了一些关于疟疾的医学知识。疟原虫在人体内发展速度相当快,对人体的肝、肾、脾、脑、血液等都将造成损伤,如果治疗不及时就可能引起各种并发症,严重的还会有肾衰等等。“从非洲回来尽是像你这样的。不过,你还不错,是带个疟疾回来,没带个埃博拉病毒回来。”他很幽默。

    化验结果没出来,就能对症下药。我凭直觉认为他一定是业内的大专家。第二天,我上网查到了他的一些信息,果然是个大牌专家:2009年成功诊断出北京首例甲型H1N1流感,2012年成功诊断出北京首例H7N9禽流感,2016年又成功诊断出中国首例输入性黄热病。他在地坛医院从事传染病临床工作28年,每次重大传染病疫情都冲在一线:2003年在非典一线战斗4个多月,2005年处置四川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疫情27天;赴藏区处置鼠疫疫情,还有霍乱、炭疽等高危传染病疫情现场都有他的身影。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使他拥有许多荣誉:首都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先进个人、首都健康卫士、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医药卫生系统先进个人……

    在医生和护士的精心呵护下,我一天天好起来。我的主治医生钱芳告诉我:疟原虫已经被消灭了。3天时间就把疟疾治好了,我觉得很神奇。陈志海主任说:“你这只是个小case。”他还说,感染二科收治了许多疑难重症,如黄热病、艾滋病……他们每天都与这些病人打交道,可以说,在这里工作无时无刻都有被疾病感染的危险。陈志海主任告诉我,现在艾滋病患者经过他们的精心治疗,生活二三十年是没问题的。感染科还要防止病人的交叉感染。所以病房精细化管理很重要。比如,要经常检查病房内不能有蚊子。“责任重大。”他说。是啊,医务工作人命关天,责任重于泰山。

    我把自己住院的一些感受告诉了李昂院长。我说,地坛医院的医生护士们长期工作在传染病救治一线,这种长期坚守和默默奉献实属不易,他们比其他的医务工作者风险更大,工作更艰巨,使命更光荣。李院长说:“职责所在。”这4个字沉甸甸的,饱含着一个医务工作者的职业操守,也诠释了一个共产党员“以人民为中心”的理想信念。

    地坛医院是我国最大的传染病医院之一,也是国家肝病及艾滋病临床药物验证基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西医结合传染病临床基地。作为我国感染重症专业领域的著名专家,李昂院长把自己带领的地坛医院团队称为“特种兵部队”。他认为,做好传染病救治、重大疫情的防控是传染病专科医院以及传染病医生的重大责任。由于传染病易于扩散的特性,容易引发社会公共安全问题,因此,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一旦发生传染病疫情,传染病专科的医护人员都要像“猛虎”一样冲在第一线。2014年非洲发生“埃博拉”疫情时,地坛医院有398人报名去非洲支援。李昂院长告诉我,“每次重大疫情出现,我们的医务人员都要深入到疫区,工作十分危险,出行之前,我都要嘱咐他们必须安全地回来”。由于许多传染病都容易引起并发症,所以需要传染病的医生要具有更强的综合知识水平。因此,为了打造这只“特种兵”团队,医院逐步形成了管理体系科学完善、组织培训到位、人员及物资保障有力的应急团队。

    我似乎理解了这个“特种部队”的含义,这就是医术精湛、作风优良、能打胜仗。

    生病是痛苦的,但住院的经历是美好而深刻的。

    如今,我已健康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但在地坛医院住院的一幕一幕还时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时常感动流泪……

    这个病房不大,但充满着宁静和温馨。那些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来到我病房的医生和护士,我至今也没有看到过他们清晰的脸庞,但我却看到了一个个美丽、无私、博爱的内心世界。在这个病房里,我感受到了什么是良好的医术、医德和医风,什么是医务工作者的责任与情怀,什么是新时代共产党人的使命与担当……


    喜欢 (0)